2 words • < 1 min read

20191011,脑子是个好东西

“越来越感到社会学的责任之一是再现复杂性。现代社会的危险是简单的思维、简化的模式,把复杂迂回之物完全抛弃。”

这是我在朋友那里看到的一段话。

我对此深有感触。

“认真你就输了”“想那么多干嘛”,是当代最危险的两句话之一。它所追求的并不是所谓简单生活断舍离,而是一种思考能力的丧失,一种将所有问题都扁平化处理以后都混为一谈。

举个例子。

比如某年某月某个地方有座桥垮了,人们得出结论:“因为有超载,所以桥才会垮。”——这个逻辑闭合了吗?完整了吗?

至少要问的问题是:

  1. 为什么超载。
  2. 为什么没有检查出超载?(这个“没有检查出”,既包含了能力上的无法检查,意愿上的无法检查,还包含了实际情况上的无法检查。)
  3. 超载就会塌吗?没有容错性?
  4. 有预料到会超载吗?
  5. 如果有,为什么没有对应超载可能引发问题的预处理?
  6. 如果没有,超载是很罕见的难以预料的情况嘛?
  7. 如果不罕见,为什么没有预料到?
  8. 可不以从根源上杜绝超载?
  9. 杜绝超载会引发新的问题吗?
  10. 新问题是什么?新问题是怎么来的?新问题怎么解决?
  11. 这是某一座桥的问题还是所有桥的问题还是车的问题?
  12. 某辆车还是所有车?

——你看,随便一问就有怎么多问题。

提问题很累吗?

不累。也不应该累。这些问题本该是自然而然的。

回答问题才累。

所以现代社会才有专门一群人来回答回答、解决问题。这群人的工作就是这个。

也不一定是现代社会,在古代雅典,伯里克斯的时代,2000多年前,就专门有人领工资来解决这些问题了。

解决不了问题就滚蛋。

如果连产生这些疑问都觉得累,那是不正常的。

不正常的不仅仅是在“社会学”方面,很多更基本的层面上,我也关注到了一种“智识退化”的情况。

前些日子和朋友吃饭,聊到旅行。

我吐槽了一番旅行社的行程太过离谱。很多遗迹、景点看个30分钟就走。圣索菲亚大教堂看个外观,罗马斗兽场看个外观,卢浮宫参观时间一小时(还包含集合的时间)。我说走到这些地方,还是好好了解一下相关的历史啊或者设计啊。

没想到立刻就有人反驳我,了解这些干嘛,出去玩就是为了开心,何必搞这么累。

我当时就语塞了。我理解的累是车马劳顿,是吃不好睡不好,但是没有想到连“稍加了解”也成了累的一部分。并不是要求把历史知识熟记一遍,而是就站在那个地方,对所站之处产生一点拍照以外的兴趣,这都“累”了么?

吃吃喝喝、轻松愉快并不是“好奇心”和“求知欲”的对立面,而是可以同时保持的。为什么会觉得“思考”就和享受旅行矛盾了呢?这些不该是旅行的一部分吗?不该让快乐加倍吗?

——即使是纯粹放松的海边度假,也不等同于放弃思考。

当你趟在沙滩上,当你浮游在浅水上,当你抬头看到云朵和繁星的时候,即使在最放松的状态下,也应该自然而然地“感受”和“体悟”吧。

再比如影视作品。

如今有些影视作品,对白糟糕,逻辑混乱,表演浮夸,然而受众广泛。

我问过看这些剧的朋友,他们给我的回答是:“我知道这些剧拍得挫,可是工作了一天,不想看太累的东西。”

我当然可以明白这个道理,工作了一天,谁都不想看太累的东西。

关键在于“太累的东西”是怎么定义的?

情节起伏,表演入木三分,台词考究,悬念合理,人设有趣的作品,就怎么成了“太累的东西”?绝大部分的美剧也好,英剧也好,即使其中包含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,但总体还是为了大众娱乐而拍摄的,是为了消遣和放松的。这都累的话,该想一想累的门槛是不是太低了。

社会问题也好,求知欲和好奇心也好,审美也好,都应该还原其复杂性,也就是还原其理性。

过于追求简单,最终的结果往往是追求“反智”,丧失了批判性思维,也丧失了对“真”和“美”的鉴别能力。

少说几个“都一样”,多问几个“为什么”。

好好的一个人,别活得越来越像一颗韭菜。

(本篇不开打赏,价值观输出太明显。)

 

作者:朱利安大王 @AnA旅行者沙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